•  

    Facebook Open Graph很醒目的写着Open开放,但是经验告诉我们,商业公司宣称的“开放”通常只是营销的幌子:以开放为手段,以盈利为目的,Open Graph也不例外。

    哪些是开放的?


    首先Social plugins(社会化插件)是开放的,所有网站都可以任意添加Like或者Recommend等按钮,通过Facebook庞大用户关系网络为网站增加 流量。截至4/29日,一周时间内已经有5万多个网站开始使用Facebook Social plugins,其中包括很多大的网站。




    其次Graph API是开放的,第三方开发者可以向FB申请API key,利用Facebook开放出来的数据编写应用程序,这里要注意的是,Facebook有权决定“什么数据开放”和“谁可以获得API使用权限”。

    哪些是不开放的?

    这次Facebook推出Open Graph,有一些报道说“Facebook欲整合全球网络”,“语义网的未来?”,“索引整个互联网”,这些说法并非“骇人听闻”。Open Graph将帮助Facebook获得非常有价值的“用户网络行为”数据:

    • 你在网上做什么
    • 你是谁?


    前者就是如like,recommend这样的“用户网络行为”数据,而后者将动作信息和人联系起来,形成 “语义学”数据,最终这些数据将全部反馈至Facebook的专有数据库,这种局面的确有点象"索引整个互联网为我所用"。


    拿豆瓣做个简单的类比, 豆瓣可以获得站内用户读书,听音乐,看电影等等信息,以及用户的豆瓣好友关系网络,从而推出豆瓣猜,豆瓣电台这样的个性化的应用。 Facebook的Open Graph可以获得的数据是基于整个互联网的,撇开前面提出的隐私问题不谈,这样的数据是极具竞争力的,涵盖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,有文章说“Facebook’s $100 Billion Valuation Doesn’t Sound Stupid Anymore", 应该也是基于这些数据的潜力和想象力。尽管现在说Open Graph能否成功为时过早,但至少为FB上市提高身价添加了一个重磅砝码。

    回到开放问题上,上述的那些关于“用户网络行为”的数据,Facebook显然不会开放,尤其是不会对Google,Twitter这样的竞争对手开放。

    -tbc

  • "语义环境的比方....说,交流不是内容或零星的东西或讯息。在一定的意义上,交流甚至不是人们的所作所为。交流是一种环境,人们 参与其中,就像植物参与生长过程一样。。。。如果没有阳光或水,植物想要生长也不会有任何作为。如果没有语义环境,我们想要交流也无能为力。交流的发生不 仅需要讯息,而且需要有序的环境,讯息只能在有序的环境里获得意义。(pp.8-9)"

    《疯话,蠢话》尼尔.波斯曼

     

    今 天看到《媒介环境学》里介绍波斯曼关于“语境”的著作《疯话,蠢话》有上面这么一段,波斯曼给出语义环境的定义,依据的标准是

    1)说话的目 的

    2)我们的关系(说话时即时而显然的语境)

    3)说话的内容

     

    对于互联网上的传播和沟 通,“语义环境”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观察角度。任意一个live对话中,说话的目的,对话者的关系,说话的内容,于对话双方都是可以把握的。问题在于,对 话完成之后产生的文本记录,在互联网上传播出去时,并不能反映整个对话的过程,一般是对话的内容容易转载和传播,而“关系”或者“目的”基本很难“保 真”,甚至根本无迹可寻。

     

    昨天看到一篇文章“追求真理者”,里面有个对话就是很好的例子:

    我 们的争论过程大约是这样的:

    我:我认为明天决赛阿根廷队将夺冠。

    你:了解。但我认为意大利队将夺冠。

    我:收 到。但我仍然认为阿根廷队夺冠。

    你:意大利队。

    我:阿根廷队。

    你:意大利队。

    我:好吧,意大利 队。

    我们就这样达成了一致。

    单从对话文本上,人们都会觉得该对话既没有信息量,也不精彩。后面作者给出语 境,这是“两个理性的人”之间“真诚的对话”,双方的每一回复都是基于对对方给出信息的理性判断,指明对话目的,对话人的背景和关系,即使这样简单不起眼 的对话也能瞬间鲜活起来。

     

    现在互联网上产生的海量文本,事实上每一个文本都应该伴随着一个语境。对于文本信息的挖 掘,往往将注意力集中在内容上,而对文本产生的语境,要么“不知不觉”,要么视而不见。

    同时,语义环境本身及时性,现场性的特点也使得对语 境的记录和把握增加难度,但要获得真正有意义的信息,不能忽视信息产生的语义环境。

     

    PS 互联网使语义环境由原来的封闭,变成了开放,原来限制的物理空间,变成全球化空间,由原来的可以预见,变成了不可预测,事实上现在人们在互联网上的每一次 对话,都在一个不可预测的,不稳定的语境里进行,这也是一个很有意思值得探讨的话题。

  • 2010-02-02

    去墙外开花 - [英特耐]

    Tag:

    博客新地址:http://kdii.blogspot.com/

    关注互联网,新媒体,尝试多用英文写

    RSS feed:http://kdii.blogspot.com/

     

  • 今天凌晨3点,起来,排队买上海到武昌的火车票,排到第12位,以为至少可以买个硬座。

    6点30开始售票,一个小时后轮到我。

     

    问:有没有24号去武汉的票?

    答:没有,卖完了。

    又问:什么票都没有了吗?怎么会这样,才开始卖的呀?

    答:都没有了,(这个)票卖完了很正常的。

    怒视。无语。从排队的人群中挤出来,天已经完全亮了。

     

    3点钟的时候,北斗七星还明晃晃的横在天顶。很久没有凌晨起来活动了,关于起早排队,印象深刻的最近的一次是一张图片。

     (来源)

     

    早起的世界是一个特别的世界,你能见到许多从未见过的人以及他们从事的工作,他们的交谈,不同于白天,不同于夜晚。幸运的话,你或许能碰到怀揣“人血馒头”的华老栓,在杀气腾腾的刑场,月亮还没有落下去。

    没有带相机拍下今天凌晨排队的情景,有点类似于这张找到的图片。

    (来源)

     上午回来订到了机票,晚上可以安心补觉了。

  • (去年的一篇博客,肚子饿的时候看了口水直流的:)

    每日清晨上班路上,我都会去嵩山路上一家小店买牛肉饼,两个,三块钱,管饱。

    坐在办公桌前,拿出本本,在等待开机的时间里取出装在纸袋里的牛肉饼,金黄外皮,面香四溢,酥脆无比。每每我取出金黄肉饼时,总有同事朝我这边扭头 张望,我微笑着抬头对视时,同事早已扭回头看电脑屏幕了。我猜想肉饼的面香是不是已经飘满整个办公室了,但是又无从判断,因为我的鼻子离肉饼最近,早已成 为面香的俘虏。

    开吃之前,我总要准备一杯凉水,装在透明的玻璃杯中,放在左手伸手可及的地方。口水早已经在嘴里打转了,迫不及待,咬上一口,清脆的响声,沿着白色牙齿根部,沿着面颊,传到鼓膜,那是明亮金黄酥脆的响声啊。

    面筋层层断裂,牙齿以势不可挡之势触到鲜嫩牛肉,口水再次泛起,肉香压过面香,像一股魔雾一般阻挡住我的视线。在朦胧之中有一缕奇异的香味刺穿魔雾,像光一样洞穿我的身体,恩,那是葱的香味。

    我撕咬下一块面皮和肉, 于是鲜嫩牛肉还有香葱就在我面前一览无余了。有同事似乎坐不住了,起身开门出去,但大多数还是正襟危坐,看着屏幕。我伸出舌头添去嘴唇上的香油, 这时肚子开始蠕动,催我继续进食。身体的意志是无法违背的,我开始加速,大口大口的吞咽,吞咽面皮,吞咽鲜肉,吞咽葱香,我似乎已经忘记咀嚼。

    我感觉到空气开始躁动,又一个同事开门出去了,手上还带着纸巾。我看了看电脑屏幕,才刚刚进入系统,真慢。

    牛肉饼还剩最后一半,我有点犹豫了。如果就这样吃完,不就没了,这个牛里脊、面粉 、鸡蛋 、芝麻盐 、酱油、豆油 、葱和蒜组成圆形食物不就没了?但是肚子又开始催促了,嘴里的口水在平息几分钟之后又开始蠢蠢欲动,还是吃下去吧,我下了决心。

    左手端着水杯,站在窗边看外面天空的时候,肉饼已经全部进了肚子里,但我知道它还在那里,没有变成什么回忆回味或者历史之类的东西。大葱的奇异香味 隔着肚子,隔着我的血肉之躯,隐隐发作,似乎它要席卷我沉重肮脏的肉体,去到美丽的香丘,香味越往上冲,我的身体感觉越空。我将透明玻璃杯中的透明液体倾 倒进去,我想用这透明来填充这空,液体开始累积,我看着窗外的景物,窗外的景物也看着我,我是透明的,我是空的,我一览无余。

    每日清晨上班路上,我都会去嵩山路上一家小店买牛肉饼,两个,三块钱,管饱。
    我的同事有时跟我说这个牛肉饼放的味精太多,不利于健康,或者说牛肉饼太冲,吃多了不好,但我每天都买,每天都吃,每天都重复上面的轮回,我一直坚持着。
    傍晚要开会,我出去买小食,问同事要带什么,一致回答:香酥牛肉饼。